Warning: "continue" targeting switch is equivalent to "break". Did you mean to use "continue 2"? in /home/fongec/www/www/cmed/plugins/system/jat3/jat3/core/menu/base.class.php on line 178

中醫是成熟的醫學科學

李致重北京崔月犁傳統醫學研究中心

●當代辭書對科學的解釋多為“關於自然、社會、思維的知識體系”。近代科學一般指的是歐洲文藝復興以來在物理學、化學基礎上衍生的分科之學及其技術體系,並不是人類科學的全部,科學也不是近代物理學、化學的專利。

●《周易》形上與形下之說揭示了人類科學分類的公理性原則。形上類的科學以哲學為其主要帶頭學科,社會科學、思維科學等皆屬之,其中包括中醫;形下類的科學以物理學、化學為其主要帶頭學科,自然科學裡凡研究形態結構、功能的學科皆屬之,其中包括西醫。

●以《黃帝內經》為代表的中醫理論科學體系,建立在中醫的先哲們運用哲學的普遍規律之上,是經過實踐檢驗的成熟的醫學科學。當今擺在中醫面前最重要的任務是,厘正“中醫我是誰”“我是怎麼來的”這兩項事關中醫科學定位的學術問題。

最近,《科技日報》《中國中醫藥報》分別就“不太同意中醫是科學”之說進行了報導,《人民日報》並對此發表了評論。中醫科學與否既是一個老問題,也是亟待解決的新問題。為此長期糾結的根源,全在究竟什麼是科學這一點上。為此這裡談一些看法,以期共同討論。

近代科學不代表科學的全部

科學一詞,英文為science,源於拉丁文的scio,本意為知識、學問。19世紀後半葉,西方近代科學湧入東方。中國的學者將英文的science譯為格致或格致之學,日本的學者則譯為科學。科,是分門別類的意思;格,是量度的意思,引申為分門別類;學,皆是知識或學問的意思。19世紀末年,科學一詞從日本引入中國,隨即在中國通行至今。

當代辭書對科學的解釋大體一致,即“關於自然、社會、思維的知識體系”。這裡的“自然、社會、思維”三者,是從知識範圍上對科學的大體劃分,不是以研究物件與研究方法為根據的嚴格意義上的科學分類。這裡的知識體系,指的是以概念、範疇的邏輯形式對學科內容的系統表述。各個不同的學科,皆有各自確切的、系統的、理論性的概念範疇體系。另外,各個不同的學科體系,大體都可以劃分為科學、技術、經驗三個層次。在三個層次中,理論科學是其本,應用技術是其用,經驗部分是尚未融入其科學、技術體系的知識內容。所以理論科學體系不僅集中地反映了一個學科的本質屬性與特點,而且也是一個學科成熟的標誌。嚴複先生當年說:“學者,考自然之理,立必然之例,術者,據已知之理,求可成之功。”這一說法,既精當,又準確。

近代科學,一般指的是歐洲文藝復興以來在物理學、化學基礎上衍生的分科之學及其技術體系,習慣上也稱西方近代科學。它產生于西方,傳播於全世界,對近代人類的物質文明做出了巨大的貢獻。然而,近代科學並不是人類科學的全部,科學也不是近代物理學、化學的專利。社會科學與思維科學,都不是近代物理學、化學派生出來的知識體系。至於自然科學,古代有、現代有,西方有、東方也有,有綜合性的、也有分析性的。可見即便自然科學這一領域,也不能視之為是近代物理學、化學的獨家領地。

哲學是科學的科學

哲學一詞,英文為philosophia,源于希臘文的philosophy,本意為“愛智慧”。19世紀後半葉日本的學者參照中文裡“知人則哲”“既明且哲,以保其身”的意思,第一次將philosophia譯為哲學。有趣的是,19世紀後半葉,中國的學者將science譯為格致或格致之學,到20世紀之初,馬相伯先生在翻譯西方哲學時,也將philosophia譯為格致之學。可見在當時中國學者的意識裡,科學與哲學是同一性的,皆屬於不可忽視的知識、學問。然而,希臘文中的“愛智慧”,強調了學者對智慧真誠熱愛、忘我追求和批判反省的勇氣與激情;中文裡的“知人則哲”,說明哲學是有更高知識才能的人士所問津的高深學問。所以科學的本意是知識、學問,由大學問家的勇氣與激情所催生的智慧,則應視為科學的科學。

當代人們對哲學一詞的普遍理解是,哲學是“關於自然、社會、思維的一般規律的高度概括”。一般,指的是普遍、全面的意思;高度,顯然是基於科學而對哲學的褒揚、推崇之辭。從純學術的角度來講,哲學首先是關於自然、社會、思維研究的理論科學。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核心,是人文、歷史、哲學,而核心中的核心是哲學。正是哲學所承載的精神、思想、方法論、認識論、價值觀等,造就了中華民族數千年的文明與繁榮。人類科學發展的歷史表明,自然、社會、思維領域的普遍規律,歷來是哲學研究的物件或任務。自然、社會、思維領域的學術大師,首先就是哲人。哲學為人類造就了一代又一代思維科學的開路先鋒,才有了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的不斷繁榮。從這個意義上講,哲學就是科學的科學。

中醫的先哲們明智地運用了哲學的普遍規律,於是出現了《黃帝內經》這一醫學理論巨著。人常說哲學是中醫之本,同樣可以說哲學是催生中醫的科學。

儘快根治民族文化自卑症

一百年來,東西方文化在中國的整合與重構,這一至關重要的戰略課題,中國人至今沒有交出合格的答卷。與此同時,中國人患上了根深蒂固的民族文化自卑症。不僅對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進行了長期的自殘、自虐,而且至今依然陷身於哲學貧困與近代科學主義的桎梏裡。

由民族文化自卑症派生的哲學貧困與近代科學主義,是近代中醫學術的兩大障礙。我們長期以近代物理學、化學的觀念與方法,作為評價中醫學術是非的至上信條和唯一標準。在中醫事業發展上,游談無根的口號天天在喊,中醫西化的路子天天在走。“不太同意中醫是科學”之說,是中醫西化背景下哲學貧困與近代科學主義的一種變調。這種言論必將使混亂的思維更混亂,不堪的中醫更不堪。

東西方文化在中國整合與重構的文化發展新時代,發揮中西醫兩種醫學的特色與優勢,果斷告別中醫西化,是中醫面臨的首要任務。然而,不論文化發展還是告別中醫西化,都需要儘快根治民族文化自卑症,方能振奮民族精神,煥發勃勃生機。

《周易》對人類科學分類的啟示

在人類科學的分類上,最早、最準確、至今仍不失其指導意義的,當推中國春秋時期的《周易》。《易傳·繫辭第十二》上說:“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這裡的“形”,指的是自然生成的客觀實在,今天可以理解為天然之物。這裡的“器”,指的是由人加工而成的客觀實在,今天可以理解為人造之物。人類面對天然的萬事萬物,認識、研究其發生、發展、運動、變化的形式與規律,形成了哲學以及哲學體系下的科學——這叫做形而上者謂之道。人類面對天然的萬事萬物,在有能力拆開或分析原生態的前提下,認識、研究其局部的結構與功能,形成了物理學、化學體系下的科學及其技術,並由此獲得了製作人造之器的材料,製造出種種人造之器來——這叫做形而下者謂之器。全部的人類科學哲學的知識與智慧,從古代到今天,從東方到西方,盡囊括在形上和形下這兩大類之中。與現行的自然、社會、思維三個領域的劃分相比,形上和形下中既有明確的研究物件,也有準確的研究方向與方法。科學體系的分類,歷來是以研究物件與研究方法為根據的。由此可見,《周易》形上與形下之說凝聚著中國前哲的智慧之光,揭示了人類科學分類的公理性原則。

按照形上與形下的科學分類原則,形上類的科學以哲學為其主要帶頭學科。社會科學、思維科學(包括邏輯學),以及自然科學裡的資訊理論、控制論、系統論、物候學、氣象學、生態學、生物進化等皆屬之,其中包括我國的中醫。形下類的科學以物理學、化學為其主要帶頭學科。自然科學裡凡研究的形態結構、功能的學科,或研究人造之器的學科皆屬之,其中包括西醫。

形上和形下的分類,過去如此,今天依然如此。它是人類科學分類的歷史上最早、最準確的公理性原則,只要地球不毀滅,這一公理性原則必將永遠如此。

中醫是成熟的科學

中醫的理論科學體系,由藏象、病機、診法、治則、方劑、中藥六大範疇組成。中醫的臨床技術體系,由此而派生。藏象學說是中醫的核心,其學術意義與西醫的生理學相當,支撐著中醫科學與技術體系的大廈。《黃帝內經》的《陰陽應象大論》,是講述中醫藏象學說的代表篇章。該篇針對其藏象理論說:“論理人形,列別藏府,端絡經脈,會通六合,各從其經;氣穴所發,各有名處;豀穀屬骨,皆有所起;分部逆從,各有條理;四時陰陽,盡有經紀;外內之應,皆有表裡。”這裡用“各從其經”“各有名處”“皆有所起”“各有條理”“盡有經紀”“皆有表裡”如此準確鮮明、擲地有聲的語詞,既是《黃帝內經》充分自信與自我肯定的表現,也是藏象理論模型成熟的見證。兩千多年來中醫成功的理論思維與臨床實踐證明了這一點。

《黃帝內經》是中醫理論體系形成的標誌。那時候,中醫以證候為研究物件,以陰陽五行學說為方法論,形成了人類醫學史上成熟的、也是最早的一種醫學體系。兩千多年以後的20統論代表的系統性科學的問世而興奮不已的時候,沒有被近代科學主義蒙蔽的中國人驀然發現:原來,世界上第一個資訊系統模型,是中國的陰陽五行學說;而人類醫學上經歷了數千年防病治病實踐檢驗的第一個成功的人體資訊系統模型,是中國的中醫學。

德國著名漢學家、中醫學家滿晰博教授,2005年接受《科技中國》記者的採訪。他指出:“中醫是成熟的科學,而且兩千五百年前就達到了成熟科學的水準。”他講了成熟的科學應當具備的三條標準:一是以正面經驗為基礎,即針對確鑿的事實所取得的實際效果,而且是能夠重複和驗證的。二是陳述的單一性,即該學科使用名詞術語的準確、一致。三是經驗資料的嚴格、合理的綜合,即這一理論體系不是任意的、含糊的、近似的,而是合乎邏輯聯繫的理論體系。用滿晰駁教授的這三條標準來衡量,以《黃帝內經》為代表的中醫理論科學體系,是當之無愧的成熟的科學。

中醫是成熟的醫學科學,中國歷史上的指南針、火藥、印刷和造紙四大技術發明,不可與中醫相比;世界上任何一個民族的傳統醫學也不可與中醫相比。中西兩種醫學在中國“並存並重、共同繁榮,相互配合、優勢互補”,將會帶來人類醫學一場真正的革命。所以世界不能沒有中醫,人類已經把醫學未來發展的目光投向中國的中醫。

當今擺在我們面前最重要的任務是,厘正“中醫我是誰”“我是怎麼來的”這兩項事關中醫科學定位的學術問題。中醫科學定位明確之後,中醫科學不科學的爭論則自然冰釋。

 

 

本文由《中國中醫藥報》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