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ntinue" targeting switch is equivalent to "break". Did you mean to use "continue 2"? in /home/fongec/www/www/cmed/plugins/system/jat3/jat3/core/menu/base.class.php on line 178

讓中醫回歸經典之神農本草經─杏林新綠訪問

 

中藥課程

記者:現時中藥學的授課出現了什麼局限?

 

房醫師:現時中藥學授課時數不足。內地課程大約七十小時,而本地近年由以往百來小時縮至僅四十多小時,變相很多少用藥或毒性藥,老師必須捨棄不教或簡略過。這些藥實習時少見,初入行亦少用,結果令學生終身忽略一些很有價值的藥物,然而這些藥往往有良好的療效。

現今課程中,例如驅蟲藥、腐蝕性藥物學得很少,二十多種藥限於三小時內授畢,實是走馬看花,不能領略箇中精粹。故此我在授課時嘗試把掌握藥的重點劃出,另外更需要同學勤力回家看書作思考,不過課程過於緊湊,令學生亦未必有時間回家詳看,久而久之積累很多問題。

 

記者:房醫師認為哪種授課形式較適合教授中藥學呢?

 

房醫師:不少老師習慣逐隻藥材講解,學生記下每種中藥的重點,自行回家自修固然是好。但無奈有限課時下,未能詳講每種藥。當時間不足,唯在講解藥材特點後,進行類似藥比較,讓大家更快速地掌握個別中藥的特點。但這種教學形式要求同學提前備課,才能更好地跟上上課的進度。

 

傳統的授課方法,是眼見耳聞手觸心會。學生坐成一圈,老師在中間以真實原藥材及飲片講課,結合理論知識與現時中藥實驗室課程,讓同學親身了解中藥材生長情況,藥材鑑別要點,手摸心會,這是單單言語描述為不及的。

這需要課時及設施所配合,增加導修課,或以短期課程補充,如中藥學根基打得不好,日後的臨床科目必然較吃力。

 

記者:現今中醫藥課程應該包括「中藥鑑別學」嗎?

 

房醫師:傳統中醫藥是不分家的,從診治到開藥都由醫師一手包辦,只是因應現今社會的發展始分開成兩個行業。在近幾十年,中藥鑑定、炮製、商品學對臨床中醫師變得更加重要,因現在醫藥兩邊愈走愈遠,做藥的人多不懂中醫,製藥時往往只考慮其工藝外觀及價格,而非藥物功效,因此近來的中藥療效降低。臨床醫師未必需要成為這方面的專業,但必須對此有所認識與了解,去選擇適合的中藥材。如想加深這方面的了解,建議同學日後可以跟師傅、跟藥工或自行看書學習。

 

記者:那同學應補充哪方面的中藥學知識呢?

 

房醫師:學生為應付考試,常常背誦主治功效便了事。但事實上每隻藥材名字都有其原著或出處,醫師需要了解每種藥在歷史上的發展、演變的先後出現、發展規律、發現並使用這些藥材的原因等。例如肉蓯蓉及鎖陽兩種補陽藥,早期本以肉蓯蓉入藥,但因後來肉蓯蓉資源匱乏,而以鎖陽作替代品。久而久之,鎖陽需求量反比肉蓯蓉多,人們也以其當作正品使用,教科書也分開記載。然而鎖陽本為替代品,其功效是否真能完全替代正品肉蓯蓉?

 

代替品大多只能達到正品某些功效,而其他功效則被忽略不知,未得到臨床實踐。肉蓯蓉補腎益精通便佳,但鎖陽就不能。歷代變化中,能明白各個朝代採用中藥的分別,如漢代著作《傷寒雜病論》所用的芍藥是白芍抑或赤芍的爭議,以黨參取代人參的經過等,方是真正的中藥學知識,不能不知。

 

  1. 四大經典---神農本草經

記者:以經典學習中藥的重要性是甚麼?

 

房醫師:「四大經典」之所以有此尊稱,皆因其內容極為重要,歷久不衰。經典代表著中醫核心理論已達至學術上的最高層次,同時亦代表中醫學已是一個成熟的醫學體系。後世醫家在技術層面上的發展都是建基於這個理論體系。直接閱讀經典去了解整體理論,從而用理論指導臨床,這才算上真正的中醫學。

 

記者:《神農本草經》被尊為四大經典,中藥學經典與教材之間的關係是甚麼?我們應如何從經典中學習中藥學呢?

 

房醫師:中藥學教材中陳列每隻中藥的功效,但並不代表該藥材本身就有如此功效,而是透過不同配伍後,才在病人身上顯現這些效果。

 

中醫藥為中華傳統文化一部分,是世世代代累積形成的學問,每讀一次都會有新體會,可身教不可言傳,需慢慢領悟箇中道理與精粹。

以教材入手,再脫離教材,回歸經典。不論做學問,或是臨床醫師,我們都需要接觸第一手資料。經典原著就是第一手資料,教材詮譯經典,是為第二手資料,後人由於不同背景、學術水平與閱歷,其理解原著的內容亦因而有所不同,結果其書寫的內容未必能完全照近原著,還是需我們自行比較理解。簡單來說,教材是將中醫經典的內容簡化了及用現代語言和表達方法,讓初學者易於入手,但簡化內容背後就是捨棄了大量知識,這些被教材捨棄的知識是否就是沒有意思的糟粕嗎?答案絕對不是這樣的。所以建議在長假期應多花苦功去細讀經典,自行做筆記。

 

以辛涼解表藥------柴胡為例,教材中謂其具辛涼解表、升陽舉陷之用,但是否已囊括其主要功效?神農本草經謂柴胡「推陳出新」,具通便之功,從教材中已不能了解到這點功效。反而《傷寒六書》的柴葛解肌湯中,無瀉藥卻能治陽明腑實證,是由於柴胡配合他藥所生的推陳出新之功。故教材的缺陷,必須以《本草經》及歷代醫書相互印證所補充。

 

記者:如何閱讀《神農本草經》,並以此對照中藥的功效呢?

 

房醫師:《神農本草經》不能單獨閱讀,需配合其他書籍才能掌握當中中藥學的理論,其歸咎於古人的寫作手法,書寫者會直接歸納藥材的功效,但背後的概念須配合其他書籍才能理解。

 

中藥的功效必須透過配伍所體現,故我們需以中藥學、方劑學中的知識,為方與方、證形與證形、病機與病機之間相比比較,去探索每個方藥的特性。藥的功效不能從藥方中單獨歸納,例如《傷寒雜病論》中桂枝湯的衍生方,其變化不外乎藥量的多少、比例大小,一兩味藥配搭的變化,卻變化出截然不同的方,治療不同病證。在教材基礎知識上,反覆以經典對照藥物的功效,方能看出藥物特性與用藥規律。

 

記者:《神農本草經》上中下三品分類是按甚麼標準,歷來有甚麼爭議呢?

 

房醫師:《本草經》上中下品的分類是指中藥偏性的多寡,上品偏性較少,介乎藥物與食物之間,一般把沒有毒性的,長期服用對人體沒有明顯損傷的,一般是用於滋養為主,當然這個沒毒性的概念是以當時的標準來定的;而下品的藥物偏性較大,多以攻邪為主。

而部分現時認為是毒藥的藥材卻被列為上品(註一),這是由於受歷史條件的規限,作為後人學習時要懂得分析取捨。

不過,現所劃分所謂有「毒性」的藥材,是按現代化學的角度去分類,但我不認為被貼上有具「毒性」標籤的藥就完全不可用。很多藥物原本被認為不可用,但後來科技發展解釋到藥效時,則令人恍然大悟:「原來古人已經告訴了我們答案。」因此習醫路上遇到這些衝突時,我們應採取懷疑,但有所保留的態度繼續探索。

註一:《神農本草經》位列上品但現代醫學認為含有毒性的中藥材,如:朱砂、細辛等。

 

記者:自漢代至清代都有不少中藥書籍,我們應如何使用這些來自不同作者、朝代的書籍呢?他們各自有甚麼分別呢?

 

房醫師:這些書本分別相當大,內容因人、因時,因地而異。各醫家對藥物的理解不一,不同朝代、地區所使用的藥名、其性味亦有不同。就以三七為例,。田三七無毒,功擅活血化瘀;川三七(開口箭)卻具毒性,故研究這些書籍不能單靠認識藥名了事。讀中醫書籍也需具有三維概念,X軸是地域、Y軸是空間、Z軸是時間,我們經過理解歷朝中醫藥在不同的地域的發展各有不同,才能理解各本書籍中的中藥。此外要學好中藥,也需仰賴植物學的知識,知道藥材來自甚麼品種、界門綱目科屬種的共同特徵,在中藥材鑑定與研讀書籍時亦不可或缺。

 

 

  1. 取象比類

記者:中藥學其中一項最令人疑惑的理論是「取象比類」,往往由於藥材的顏色、形狀、味道解釋它的功效,它是如何產生的?

 

房醫師:「取象比類」是一個古時中國行之有效的方法學,但並非人們現時慣用的方法學,這也是大家學習「中醫基礎理論」時的困難之一。所謂「方法學」,是理解事物真相的途徑,西方文化所使用的是化學、物理學理論等。有別於此,不論是儒道哲學思想或中醫學,中國傳統文化的方法學分散於不同經書,當中的思考方法不是白紙黑字列出,需要運用文史哲的基礎去理解消化,

 

現時我們大多使用高中數理化的角度直接理解事物,這叫作「精確數學」。但中醫所使用的卻是「模糊數學」,事物之間不存在真正的等號,而是以「臨界點」“Critical point“ 形式存在。有多少「臨界點」存在,就代表某件事物的出現。

以我們的面孔為例,我們可以「臨界點」定位,勾勒輪廓、眼耳口鼻,即使你今天換了髮型,轉了髮飾,還是你的樣子,這就是「模糊數學」。

但在「精確數學」的角度,就是把面孔拍照,然後在照片上定點,多一個、少一個點就不是你的樣子。實際上平常生活我們使用「模糊數學」的機會更多,不過「精確數學」的表達更為容易,故大家才以此為主,忽略前者。

上述兩種方法學是有關邏輯及哲學的思考方法,但由於我們自幼到大學課程也沒有接觸這些知識,加上文史哲基礎較弱,所以初學中醫時才會感到陌生及困難。

 

記者:部分中醫藥書籍以「取象比類」解釋中藥功效時,有學者以藥物性味決定藥效,但又有以藥效判定其性味,學習時遇到這個情況應如何處理?

 

房醫師:這些中醫藥書籍中所使用的「性味」往往是一詞多義,在甚麼情況下使用哪個意思,就需要使用我們閱讀古文的能力。

就這個問題,我建議同學可以看原著,而非經後人加註的版本,包括教材。剛才提到因人因地因時所著作的中醫藥書亦有不所不同,一些書籍由所謂「儒醫」所著,他們文字優美,富邏輯思考,但都並非真正的臨床醫師,只是參考前人作文章。這樣的內容過於主觀,並不可靠,實行上亦沒有可重覆性。

真正的取象比類如:南方屬火,是經過長時間觀察方才成立,如香港地理位置就較近赤道,亦容易有熱等,有臨床指導意義,使用時亦具可重覆性。同時,這個取象比類具確實基礎,除非地球的南北顛倒,否則仍是可靠。

註:本文收錄於第十八期《杏林新綠》